我不会让自己卷入冲突中

ph_grid7_9256_32972

 

有些人认为,只要他们相信赤江仁波切,就等于是跟至尊嘉瓦仁波切做对。反之,只要他们对嘉瓦仁波切有信心(他们本该如此),他们就不能接受赤江仁波切。这是错误的看法。至尊嘉瓦仁波切肯定是一位高证量转世高僧,也是当今世上最伟大的佛教学者之一。他确实修持殊胜的教诲,并在好几世以前即获得证悟,乘愿回来利益众生。然而,至尊嘉瓦仁波切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许多高僧大德,无论是男性或女性,修行地位高或“低”,皆获得高证量。赤江仁波切就是其中一位。一位高度觉悟者的修为不可能比另一位来得高。那只是他们化现的方式。我们该尊重所有拥有高证量的觉悟者。他们可以化现为国王、皇后、将军、流浪汉、僧人、僧尼、学者、桥、动物、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物体。切勿为觉悟者的能力设限。有鉴于此,我们可同时尊敬赤江仁波切和至尊嘉瓦仁波切,也对他们生起信心。我个人是如此。我并不认为这两者之间存有任何冲突。

有时候,证悟者会为了更崇高的目的,而示现“冲突”——甘丹寺的资深僧人曾对我转达这样的信息。我尊重所有喇嘛。这都是我的看法。你或许有本身的看法,我尊重你的看法,但也请你尊重我的看法。我这30年来对至尊嘉瓦仁波切的信心是自然且由衷的。当我第一次在新泽西霍威尔看见赤江仁波切的圣像时,内在深沉自发的信心让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即便至今仍是如此。每当我读到至尊嘉瓦仁波切的故事,我也同样生起很大的信心,这都源自我的内心深处。有些人说我对这些觉悟者的信心是“不可靠”的。然而,你知道吗,这只是他们个人的看法。他们并不认识我,甚至跟我素未谋面。

我不需要认同这些高度觉悟者所分享的一切,但这只代表我个人的修为程度是如此。然而我尊重所有伟大的智者,也不会说一些关于他们的负面的话。专注于我们本身的修行,证得慈悲,证得智慧,证得宽容。在每个地方给每个人带来宁静,不制造冲突。这很重要。我们或许会畅所欲言或为本身的看法和权益作出“斗争”,不过请以敬重本身修行和代表本身修行的方式来进行。

詹杜固仁波切

备注:对我而言,我并不会加以区分任何一位上师和他们的观点。每位上师自有一套引领弟子通往证悟之道的方法。正因如此,智者释迦牟尼佛才传授了8万4千种法门。我们不该卷入冲突之中,进而批评这位或那位上师。佛法教导我们即便是面对鬼魂、乞丐、小偷、蛇和一切有情众生都该心怀善心。一切众生都该被慈悲以待。我们能做到的,至少是克制自己去作出负面的行为。我们学佛并不是为了找出谁对或谁错。反之,我们要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上师的同时,也尊重其他所有上师、传承和他们的传法方式。我绝不会违背任何上师或让自己卷入批评任何人的纠纷中。我从宋仁波切处获得我的修持,也许有些人会喜欢或不喜欢这些修持法门;无论如何,它们适合我,而我也会继续修持下去。我将不会放弃我的上师在31年前传授给我的任何修持法门。没有任何一位上师或弟子能劝服我放弃它们。在此之前,我已经观察了宋仁波切和他的法教,明确知道他是否适合我,我也知道这些法教能如何帮助我成为更好的人。对我而言,这就够了。我在对我的上师/传承和修持上保持坚定立场和忠诚的同时,也尊重别人的抉择。我尊重所有人,并且会继续如此做。我今生的任务是在心中生起和平、慈悲和宽容,希望从而使得周遭环境也变得快乐。前方的路还很长,但是我终究会抵达目的地。感谢大家。

赤江仁波切用了超过30年的时间,赐予至尊嘉瓦仁波切系列教诲、口传、释义和许多珍贵佛法。在西藏佛教中,这段殊胜的师徒关系确实应该让人肃然起敬。这种关系在密续修持中尤其显得重要,因为一名弟子的成就全取决于他对上师的尊重和信任,与此同时不非难、不埋怨,也不背弃上师或他的教诲。我们不该听信他人对我们上师的批评,若有人恶意扭曲上师慈悲地赐予我们的一切,我们也不应予以理会。如果因为业力的缘故,我们无法跟从某位上师,请以尊敬的态度要求退出,但切勿公开或私下批评或合理化我们的决定。这对我们或他人的心灵并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对我们的修行也没有任何助益。

有时候,我们可能有两位上师,各示现不同的立场。这时候,我们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去批评另一位上师所持的“对立”观点。佛法属于个人的修行。这对那些如同我一样,师从多位上师,接受不同教诲和灌顶,且上师们各示现“对立”立场的弟子而言尤为重要。我们该选择哪一位上师?我们的责任并不是找出对或错,而是尽己所能去修持,让自己成为一个能造福社会的人。我们上师的智慧将透过我们的修持和行为展现出来。我们在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诲的同时,仍应尊重持“对立”观点的上师。我跟从的某些上师们对某些修持法门持有对立的观点,因此我的看法必须适用于那些跟我处于同一种境况的人。我不被允许选择或没有抉择的余地,所以,请理解我,我必须尊重我所有的上师。我共有15位上师。你或许并不处于像我一样的处境,但是我却是如此。在甘丹寺,我们必须到不同上师处求法。这是我谦卑的看法。

我经常被批评选择某位上师的看法而抛开另一位上师的看法,或者被迫去做出选择。由于我的上师们持相互冲突的观点,我就必须想方设法以和平及敬重的方式解决它。然而,我对佛法有足够的了解,让我选择了对我影响最深的上师。我不因为某些上师著名、富有、跟随者众多或深具影响力而选择跟随他们。这些因素无法影响我个人的决定。许多高僧大德的上师是住在山洞里的隐士,而他们却依靠这些上师得到解脱。去读读84位大成就者的故事吧。我选择跟随触动我心、启发我从一个自私、愤怒、心胸狭窄和难搞的人中蜕变出来的上师。毕竟,我们的一切行为造就我们的业力,而业力的后果我们皆深感畏惧。假使我们的行为因为心识改变而改变,这就是由于上师的仁慈,以及他/她对我们心识产生影响的结果。最终,不管上师的观点是什么,他/她改变了我的心,让我观察自心和从内在改变。对这样的一位上师,我将一切,尤其是我的转化完全归功于他。我不理会这位上师祈祷的对象是谁,不理会他是否曾经修持或不修持某些法门,受认同与否,也不在乎他是否依然继续这么做。我不理会我的上师是否向一棵树祈祷,并相信那是文殊菩萨。我不会去批评任何上师,也绝不会背弃那位指引我把待人宽容、慈悲,并以服务众生视为人生真正意义的上师。真正的灵修是以行动来实践宽容、宽恕、仁慈和慈悲。我离这目标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是上师的启发足以让我持续修持,直到我拥有这些品德为止。我永远向我的上师们致谢和敬礼。对每一位上师皆是如此。我看不出或也不觉得需要卷入冲突当中。我尊重每一位以最大的慈悲心和尽己所能用最好的方法来训练弟子的上师。我不会批评这位上师或那位上师的好或坏,对或错等等。我不是任何上师、传承或修持的裁判、评委或执法者,我仅是一个谦卑、简单,尽己所能做到最好的娑婆众生之一。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决定哪一位上师最适合我们,其他人皆无法替我们做出这个决定。

祝大家好运!

詹杜固仁波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