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分之一的奇迹

 adeline03

 

adeline01

 

adeline02

 

“我回去做健康检查, 肿瘤科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没有癌症了。以我的情况来说,癌症彻底消失是非常罕见的, 它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医生还说他们要把我的个案发表在医学杂志里。”

我是 Adeline Tan 陈桂霞, 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多年弟子。我在1992年仁波切第一次访问马来西亚时会见了仁波切。一年过后, 仁波切邀请我到他在印度甘丹寺的詹拉章住两周。

两年过后, 我加入了仁波切和他敬爱的已故上师尊贵的堪殊仁波切的印度朝圣之旅,去了菩提伽耶、灵鹫山、瓦拉纳西、达兰萨拉等诸多圣地。在菩提迦耶,我看到许多僧人、 信徒和游客在摩诃菩提佛塔范围内做大礼拜, 我便问仁波切他们为何这样做? 仁波切回答说,这是为了净化我们的业障,特别是身体的业障。

那一天,我们很幸运能在佛塔内的释迦牟尼佛像前得到这两位高僧授皈依。由于当时已快关门, 佛塔内只有我们几个人,没有其他游客。

从印度朝圣之旅回国后, 我开始在家做大礼拜(当时克切拉佛教中心还未成立)。一年后当仁波切再次到访马来西亚时,在得知我在做大礼拜后, 他很是高兴。有一天, 仁波切和几位助理到我家帮我在我房里设立了一个美丽庄严的佛坛,并指示我要完成十万个大礼拜和不间断的做日常仪轨(念诵缘悲经Migtsema和护法心 咒)。

我总共用了8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十万个大礼拜,念诵一百万遍缘悲经和三百万遍护法心咒。同年, 克切拉佛教中心成立了,仁波切要我赞助大殿佛像,越大越好,并邀请小佛像到我家佛坛。现在我家里有三个佛坛。我一一遵从仁波切了指示我做的事。我提起这 些,是因为它帮助我在生命的后半生克服了很多障碍和净化业障。

五年前(2009年),在清明节我为敬爱的已故父母和奶奶扫墓后的第二天,我喉咙发炎,而且声音变得沙哑。于是我去看家庭医生。在服用抗生素后,我退烧 了, 但我的声音仍然沙哑,有时甚至完全失去声音。同时我也注意到,当我喝水时,我会被哽到,当我吃东西时,食物会堵在我的胸口,感觉比胃灼热更糟糕。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在我老板的建议下, 我到私人医院去看专科医生。医生为我做了磁共振成像(MRI)和内视镜检查。通过内视镜,发现了一个体积大的恶性肿瘤在我的食道下段,它的内出血导致我经 常贫血。
我也去咨询外科医生,但他告诉我不能动手术。 医生说唯一可做的,是尝试将肿瘤缩小。肿瘤科医生告诉我,这是第3期以上的癌症肿瘤了,需要化疗6个周期。在2009年卫塞节前几天,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化疗。

与此同时,詹杜固仁波切很慈悲地为我做占卜,结果显示将会很困难,除非我自始至终和100%遵从他的指示去做。仁波切给了我一个关怀的拥抱,问我答应吗? 我说我完全答应。接下来仁波切便指示我需要在甘丹寺做一些法会 (当时克切拉法会小组还未成立),仁波切也为我大量的对佛菩萨供灯,并在他的拉章为我祈祷,还有进行放生活动。

由于我的病情严重,医生给我很强烈的化疗治疗。在第3周期后,我想停止治疗,因为我已受不了这种痛苦的治疗,但通过仁波切的慈悲、祝福、强而有力的祈祷, 还有我姐姐的极大关怀和家庭成员的鼓励下,我持续了9个月的化疗。在完成化疗的一年后,我的健康状况开始好转,也恢复了精力。在化疗期间,我有时虚弱得甚 至没有力气做我的日常仪轨。

通过在甘丹寺进行了9个月的法会和仁波切的关怀,我渡过了这个难关。仁波切也告诉我,我以前上百万次的心咒念诵,为克切拉佛教中心赞助大佛像和十万次的大礼拜,净化了我的业障,让我得以逃过一劫。

两个月前, 我回去做健康检查, 肿瘤科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没有癌症了。以我的情况来说,癌症彻底消失是非常罕见的, 它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医生还说他们要把我的个案发表在医学杂志里。

现在, 我周一至周六在克切拉佛教中心法会小组做全职义工,周日则参加佛学班。我现在真的相信咒语和法会的威力,还有在神圣的觉悟者圣像前做大礼拜和赞助佛像,确实可以帮助净化我们极深重的业障。

我衷心感谢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赐予我新的生命。现在克切拉已是我的心灵之家。再次感谢大家。

Adeline Tan 陈桂霞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