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衣护法

 716353815828848576

金甲衣护法是历史悠久、非常古老的佛教护法神。罗丁舍拉尊者将这位来自印度的护法神请到西藏。尊者在“允许”及邀请金甲衣护法前往西藏前曾多次试探祂,毕竟当时的西藏是蛮荒之地,佛法要在那里扎根是非常艰难的,阻力也相当多,故此一个特殊、有力且能迅速帮助众生的护法神是必要的。在诸多的护法神当中,修行成就极高的罗丁舍拉尊者亲自选了金甲衣护法。金甲衣护法答应了尊者的请求而去了西藏。当金甲衣护法抵达这不毛之地时,尊者在一片辽阔的土地上撒下一些头发,顿时孔雀(藏笛声)、象(长号角)、茂密的丛林及各种供品显现,这一切都是为给金甲衣护法做供养。金甲衣护法为此感到非常欢喜。时至今日在进行金甲衣护法法会时,我们仍然会吹奏藏笛(象征孔雀)及长号角(象征大象),这就等于我们给金甲衣护法供上祂的故乡——远在印度的丛林。

西藏噶当派修行者大力修持金甲衣护法法门,而600年前,当宗喀巴大师抵达并盖建甘丹寺时,他修有所成的弟子们请了金甲衣护法作为甘丹萨济寺的主要护法。哲蚌寺的Nyeari康村中的上百名僧人也大力修持金甲衣护法法门。金甲衣护法以寂静像(白)Tsangpa示现,并透过噶东神谕进行降神。噶东神谕(金甲衣护法)从几百年前至今给予人们忠告。对我们这些不具圆满功德的凡夫,金甲衣护法以入世间像示现以“亲近”我们,这是因为当祂以世俗像示现,世人更容易接近祂。甘丹寺的众多大德与金甲衣护法有非常紧密的关系,他们也诚心地依止金甲衣护法。赤江仁波切、宋仁波切、拉谛仁波切、堪殊强巴耶喜仁波切、甘丹赤巴及夏巴曲杰全都依止金甲衣护法。

600年以来,甘丹萨济寺以金甲衣护法为主要护法,甘丹萨济寺的僧人也掌握且精通金甲衣护法的修持法。在甘丹萨济寺中有一座供奉金甲衣护法的大佛龛。多年前我给甘丹寺供养了一幅15尺高的金甲衣护法唐卡,目前这幅唐卡仍然高挂在那里。当我身处洛杉矶时,格西簇亲格而辛传授金甲衣护法法门予我们并且进行法会。在甘丹萨济寺,每一个月份内的其中两天都会有全天的金甲衣护法法会。这两日的全天法会是给金甲衣护法做完整的供养,其中就包括了乐器供养——长号角(代表着象)及藏笛(代表孔雀)的吹奏。过去金甲衣护法会在一年内于甘丹萨济寺,透过我们的神谕(一名经已圆寂的僧侣)降神好几次,给寺院一整年的宣告。来自他寺的住持及高僧们会特别前来甘丹寺拜会金甲衣护法并接受加持。我也曾在同样的情况下见过金甲衣护法不少次。其中一张认证我为转世者的证书也直接来自金甲衣护法。

 

6598278129937293989
我与无上的格西簇亲格而辛。在我前去加入甘丹萨济寺前,我与格西格而辛同住位于洛杉矶的图登达杰林佛法中心长达八年。格西格而辛答应让我跟他同住的时候我只有16岁。能跟他学习及服侍他,我非常感激,也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及有幸。在忆起那些往事时我心里尽是虔敬、温情及感恩。

金甲衣护法在甘丹萨济寺住持的见证下认证我并且为我的认证书盖上其红色官方印章,也因为金甲衣护法,我被认证为甘丹萨济寺第72任住持。我前世就居住在帕里,是一名赤江仁波切的弟子,跟宋仁波切是同学关系。我的再前一世便是甘丹寺第72任住持。据说我在在任期间的末期选择退隐并进入白度母闭关,为至尊13世嘉瓦仁波切的长寿消除障碍。随后我在白度母的闭关中圆寂,这也意味着我承担了那些障碍。我在为第13世嘉瓦仁波切的长寿进行闭关的当儿圆寂,这也就表示我经已承担了那些障碍。在非常年幼的时候,我在美国会经常遇见与赤江仁波切及甘丹寺有关系的大师们。我依然记得几十年前当我还居住在新泽西时,有一次我首次看见赤江仁波切的相片,我便无缘无故地流下眼泪。

 

6608262795026990627
这就是我在儿时看见的第一张赤江仁波切的相片。当时候我不晓得这个人是谁,但在一看见这张相片,我便禁不住流下眼泪,心里激动不已。我借了这张相片并打印了一张相片给自己供在家中的佛坛。直到今日,不管去到哪儿,我都会把这张相片摆在自己的佛坛上。

当我离开新泽西前去洛杉矶时,我尝试加入位于洛杉矶的“Dharmadhatu”佛法中心。当我到那里时,中心的门是打开的,但里头没人回话。我不断地敲门,然后才走开。这件事让我感到好奇怪,因为中心的门是打开的,但却不见任何人。于是我再前去找另一家佛法中心,结果我找到格西簇亲格而辛创立的图登达杰林佛法中心。当我抵步时,我便看见格西拉安坐在一尊宗喀巴大师像下欢迎我的到来。非常奇妙!当天晚上那里举办荟供法会,于是我也跟大伙儿一同进行法会,也就这样,我也加入了这家供奉金甲衣护法作护法神的佛法中心。我搭顺风车从新泽西到洛杉矶,最终来到一家供金甲衣护法为护法神的道场,而道场的上师又是赤江仁波切及宋仁波切的弟子。最终当宋仁波切到来图登达杰林时,他告知我是一名杜固(转世者)并邀请我到他的私人住处居住!我马上接受宋仁波切及这个让我难以置信的邀请。自我当时候决定这么做直到这一刻,我不曾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4856006298312481540
至尊宋仁波切。即使只是提起他的名字,泪水总在我眼眶打滚。他在我的生命中起了很有力、很大的影响,最有力的影响。

4857695148172745486
至尊宋仁波切替我剪下一撮头发并念诵祈愿文,象征我即将在未来出家为僧。在这张相片中,我向至尊宋仁波切许下我将出家为僧的承诺。这张相片摄于1983年,位于洛杉矶的图登达杰林佛法中心。

2053641430181379752
由左至右:无上的格西簇亲格而辛、至尊宋仁波切、仁波切助理及我。这张相片挺让我感伤的。照这张相片的那一天,宋仁波切离开洛杉矶,飞往瑞士再返回甘丹寺。这一天我非常难过。自这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与宋仁波切碰面的机会。宋仁波切在离开美国的几年后,也在我抵达甘丹寺的几年前就圆寂了。这实在让我伤心欲绝。

在美国搭顺风车的那段日子我经历无数的苦难挣扎,当时我只有15-16岁,我还是个年少无知、单纯的孩子。我并不想上学,我认为学校所教的一切予我无用,上学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哈哈!当时我所想的没有错)。在我非常年幼的时候我便告诉父母自己往后会出家为僧,我属于寺院。我也清楚地告诉他们,我将不会继续待在美国,我会到东方世界去。这一切仍历历在目。虽然年纪尚小,虽然流浪在外,我每一天都会完成文殊菩萨及观世音菩萨法门的修持。除此,我也完成吉祥天母的日常修持(吉祥天母是我前世所属的寺院——位于西藏康区亚拉的詹佛寺的护法神)。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吉祥天母是詹佛寺的护法神。我就是单纯地被吉祥天母、文殊菩萨及观世音菩萨所吸引。无论快乐或悲伤,我们得持续地完成金甲衣护法的日常修持。金甲衣护法并不会依你的所求给予帮助,反而会依你所需要的给予你帮助。

 

1363183312309938835
智慧之主、参透万法之主——白文殊。

金甲衣护法并不会轻易或快速地给予我们什么。祂就像个崇高的老人家,祂观察你是否持之以恒及动机,如果祂为你的持之以恒就动机感到欢喜,祂会非常忠诚、如影随形地在你左右。金甲衣护法是非常忠诚且直率的护法神。祂是出世间护法神当中少数能透过神谕进行降神的护法神。在诸多的降神中,金甲衣护法的降神是最凶猛的,一般上金甲衣护法的神谕无法支撑太长的时间,这是因为金甲衣护法的力量实在强大。这就好比将一个正爆发的火山放入一个个子小小的人身上!哈哈!金甲衣护法不是一般或是入世间护法,因此甘丹萨济寺600年以来才会将之供奉为主要的护法神。我们来想想,法王宗喀巴大师的佛教寺院供奉金甲衣护法为护法神。单是这个举动,就清楚说明一切了。如果我们诚心修六度波罗蜜、上师依止心、《菩提道次第》及《菩提道次第》的禅修,金甲衣护法会感到无比的喜悦。我们应该要持续地修持,让金甲衣护法长时欢喜。

 

3319715875425724372
我与至尊宋仁波切在洛杉矶的唐人街合影。由于街道上人潮拥挤,我便牵着他的双手,带着他走过街道。宋仁波切对我总是非常和蔼可亲。上师如此关爱我,我是何等幸运。我不配得到如此的关爱,但他仍然非常关心我。

3798786285787307414
我与这一世的至尊宋仁波切的合影。

1845068472438502628
我给至尊宋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做第一份供养。这是我首次与宋仁波切的转世灵童碰面。我储蓄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得以迎请这一尊文殊菩萨像,并将之在首次碰面时供养予仁波切。有人告诉我小宋仁波切非常喜欢这尊文殊菩萨像,甚至把这尊像放在床头边。

700591217133059630
由左至右:前甘丹萨济寺住持龙日南杰仁波切、至尊宋仁波切与我。当时正进行一场大型法会,地点就在寺院的大殿。

2080663027945297991
转世的仁波切们(杜固)及甘丹萨济寺布康康村前任住持。由左至右:Genpa仁波切、我、Gyalkhangtse仁波切、尊贵的堪殊强巴耶喜仁波切、尊贵的拉谛仁波切、至尊宋仁波切、Kentrul仁波切及Tenzin Trinley仁波切。在我们身后的是甘丹寺的大殿。

4876553971612230096
这是在甘丹萨济寺布康康村举办的法会。由左至右:Tenzin Trinley仁波切、Kentrul仁波切、至尊宋仁波切、我、Gyalkhangtse仁波切、卡定仁波切及Genpa仁波切。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在所有的法会中坐前排的一般是转世的杜固们。

1799469526211350402
红色的吉祥天母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