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人幸睹佛现

 

0020jZKvgy6TvyWxSJd63&690

2015年6月21日,克切拉非常有幸及有巨大的福报,在克切拉禅修林亲眼见证极为殊胜的降神仪式。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大略讲解降神的历史和背景,以及降神当天的过程。

 

多杰雄登神谕媒于马来西亚克切拉禅修林降神完整影片:

(中国)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7ITzIPrCu4Y/

(海外)http://www.youtube.com/watch?v=grMEVwN9FWI

0020jZKvgy6Tw7F7Nnm64&690

 


藏人超过1000年的传统中,高僧及特定的僧人们一直保留着一个意义极为深远的神谕媒降神的传承。神谕媒降神是当一个人的身心经受训练,以让更高阶的神灵完全降到自己的体内。他们可以让佛教护法神降到自己体内,又或者是当地极具影响力的山神、某个神灵,或甚至是围绕我们的灵性众生。

0020jZKvgy6TvFQbBKMf0&690
2015年6月21日,我在克切拉与世界和平佛教护法多杰雄登透过降神到其官方神谕媒——庞隆固登之身会面。

 

为了让更高阶的众生降神,一套特别的饮食、照顾好身体及进行非常准确的禅修是一种必要。在过去的400年以来,一直都不乏非常具格的神谕媒僧人,作出世间佛教护法多杰雄登之神谕媒。上世纪有一位广为人知、享有盛名的神谕媒——来自整个藏地、蒙古、尼泊尔及印度的信众经常都会向他请示、指点前程。这位神谕媒以其清晰、准确的预言和指点而著称,他就是第6任的庞隆固登。“庞隆”是神谕媒之名;“固登”则有神谕媒之意。

 

0020jZKvgy6TvG1GQdxd7&690
第6任庞隆固登

 

以上所述的庞隆固登或是庞隆神谕媒是此传承系的第六位接班人。他经受至尊嘉杰帕绷喀仁波切的训练及认证——他被认作为多位佛教护法神——其中一位便是多杰雄登护法,还有其他的护法神,如喀切玛波、金甲衣护法等护法神的纯正神谕媒。这位神谕媒本身有一名儿子,然而这名儿子在很小的时候,这位神谕媒便过世了。当时那个年幼的孩子如今就成了显赫的庞隆传承系的第7任接班人。

 

0020jZKvgy6TvuyH53C3c&690
多杰雄登护法在克切拉禅修林的智慧殿透过确吉拉降神,后跳起特殊的除障舞步——金刚舞

 

第7任庞隆神谕媒(或我们亲切地称他为“确吉拉”)接受至尊赤江仁波切及至尊托摩格西仁波切长达7年的密集训练。为了准备好自己的身体,在接受密集训练的7年里,确吉拉进行禅修、修法、闭关、大礼拜、净化业障及许多法会。除此,嘉杰赤江仁波切也会经常亲自唤确吉拉到他的住处,“测试”确吉拉的降神状态。最终,当确吉拉的降神达致理想的状态,赤江仁波切认证他为多杰雄登护法纯正无误的神谕媒。

自此,过去的30至40年,确吉拉一直到访各个寺院、会见许多高僧及上千上万名出家人及在家人、进行多杰雄登及喀切玛波(多杰雄登护法之主要大臣)的降神仪式。在降神时,确吉拉给予一般的在家人、高僧大德、寺院、生意人、家庭主妇们、孩子们及老人家预言和解答,替他们解惑,范围从人间疾痛等事到预言未来之引导。

当某个人让多杰雄登护法完全地降到自己的身体,护法的意识将占据某个人的身体,而借其身予护法之人的意识将进入睡眠状态。多杰雄登护法会借这某个人的身体说话、行动及活动。这里指的某个人的身体,就是确吉拉的身体。而当多杰雄登护法离开神谕媒的身体,确吉拉的意识会再醒过来,仿佛从睡梦中醒来那样。虽然如此,确吉拉不会记得,也不会记起刚才所发生的事,因为刚才说话或行动的人并不是他自己。我们的人体仿佛是酒店,人是可以住进来再搬出去,另一人也能住进来再搬出去。人体就像是酒店,如有需要或在有需要时,它可以被各种意识占据。就以确吉拉为例,一名高阶的佛教护法借其身来说话及给予众生帮助。

 

0020jZKvgy6Tvuz0wk109&690
降神仪式开始前,我与尊贵的第7任庞隆固登抵步大殿。弟子们以传统的礼仪接待我们步入大殿

 

神谕媒并非源自藏族传统。于古希腊之时,就有德尔菲的神谕传统。据说皮提亚,一般被称为德尔菲的神谕,他会让阿波罗神降到自己的身体预言未来。德尔菲的神谕传统及阿波罗神殿的存在是专为预言未来,然而这一切都被亚历山大大帝摧毁以免他的敌人知道神谕告知他的话。这可说是一大损失。

因此,神谕的传统在世界其他地方处处可见,这个传统也并非是什么异乎寻常或难以置信的事。不过,其中的差异是:每个传统中都有不同的神灵占据身体并说话,不管是高阶的神灵、中阶的神灵或较低阶的神灵。无论是具伤害性或体性为善的神灵,他们都可以占据一个人的身体。对经过密集训练的神谕媒而言,仅是高阶的神灵才能占据某个他们的身体,因为他们所接受的训练就特为高阶神灵降神而进行。

克切拉佛教中心与我在过去的20年以来一直都有为我们未来该走的方向及该做什么事情,或我们应该如何前进,而请示各个神谕媒。我们所做的许多决定,都是在请示了多杰雄登护法神谕媒之后才做的,而且也获得许多正面的答案。肯定的是,护法神谕媒所给予的那些答案,随着时间的证明,经常都极为准确。我们实在是有福气。

在甘丹寺,我们有一位神谕媒;在色拉寺,也一直都有一位神谕媒。于是这两座寺院都有利益寺院僧侣和寺院的神谕媒。近日,克切拉非常有幸,也非常有福气,因为多杰雄登护法透过庞隆固登(或确吉拉)降神。事实上,多杰雄登护法亲自托确吉拉前来这里拜访,并住下来。这段时间,多杰雄登护法降神,降神仪式也圆满地进行。几个星期下来,克切拉人为此降神仪式忙于筹备:清理、装修大殿,为大殿刷上新漆,准备法座、锦缎及供品,当然也少不了练习如何进行诵经祈请环节。这一切的筹备是为了向多杰雄登护法表达恰当的敬意及欢迎之意。

这一次较为特别的是,一般上是经过训练的藏族僧侣才会奏仪式上的乐器,如钹、号角及鼓。藏族僧侣会边奏乐器边吟诵及持诵经文,祈请佛教护法降到神谕媒的体内。然而,这一次确吉拉想训练我们自己进行祈请环节,自己做供养,完全没有任何一位藏族僧侣参与其中或出席降神仪式。因此这一次的经历十分有异于常。这一次是史上第一次,在祈请佛教护法多杰雄登降神到一位藏族神谕媒体内之时,竟无任何一位藏族僧侣参与其中。进行祈请仪式的全都是马来西亚本地的在家人。克切拉人用了数个星期的时间,非常努力、用心并且诚心地学习如何吟诵经文、奏乐器,以确保整个过程的进行无误、顺利。最后,一切都进行得圆满及成功。

 

0020jZKvgy6TvuzgnV862&690
整个仪式中的供品、祈请文的吟诵、乐器的敲击全都由我们本土马来西亚修行人进行。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为了让整个仪式能完美进行,他们用心练习了好几个星期。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没有任何一个藏族僧侣参与降神时的祈请仪式

 

就在预定进行降神仪式的那一天,我们恭迎确吉拉步入坐着700人(获邀嘉宾)的大殿。大殿里的人们都在等待见证降神仪式,以及等待接受加持。接着,我们协助确吉拉换上官方神谕媒的正式服饰,这些服饰就包括了护法帽和靴子。降神时会用到的法器如剑、长矛及绳套就摆放在附近。随后,祈请仪式进行后,多杰雄登护法非常顺利地降到神谕媒的体内。如传统的那样,护法即刻在我们的大殿内跳起非常特别的金刚舞,即除障舞。

跳过金刚舞后,护法坐在法座上。很快地,我们代表克切拉全体,向多杰雄登、十方佛菩萨及菩提萨垛做荟供供养以累积资粮。我们也给护法供养经过净化的茶及吉祥饭,接下去我趋前,代表克切拉及克切拉全体成员向多杰雄登护法做供养。除此,我也向护法请求一些特定的协助,护法答应了之后还保证会给予我协助和加持,就如往常一样。护法紧紧握着我的手,也拥抱了我,但是由于他处于愤怒的状态,他无法停留在神谕媒体内过久,于是他便离开了。

接着,多杰雄登护法的主要大臣——喀切玛波护法降神。事实上,真正说话的、回答问题及给予加持的是喀切玛波护法。当喀切玛波降到神谕媒体内之后,他即刻起身向我做供养,因为我是克切拉的精神导师。喀切玛波请求我长寿,并继续常转法轮,同时也要放宽眼光,增加我们的道场,让道场好好发展起来,给其他人带来更多、更大的利益。总的来说,他待我非常亲切,也握住我的手,如父亲给予孩子劝告那样来劝我,为此我有无比的感激之情。

随后我们代表克切拉给喀切玛波护法供上茶及吉祥饭。喀切玛波非常慈悲,因为他即便在处于全然的降神状态中,他仍然从法座起身,绕着我们的大殿走,加持我们殊胜的多杰雄登像及释迦牟尼佛像。除此,喀切玛波护法也从远处加持金刚瑜伽母佛塔及克切拉禅修林的所有土地。然后,喀切玛波护法耐心地加持每一个在大殿的信众。当天出席人数有700人,其中就有我们的嘉宾及志工。出席的每个信众都获得一条经已加持过的蓝色细绳,此绳可佩带于身,它能给人们带来庇佑。每个人在当天也获得“chaney”(加持米)。这些米能收藏长达数年,后在危急时刻、患病时刻及困惑、,迷惘的时候可服食。当我们爵咬那些米粒,心中的愤怒马上会过去,又或是我们会有一颗更明净的心。当天喀切玛波护法给了我们所有人这些加持过的米粒,也非常慈悲地接受我们供养给他的大量供品。

 

0020jZKvgy6TvJe3aT6e8&690
我珍惜跟我的护法神交流的机会,也珍惜他到克切拉禅修林来加持四周及在场的所有人

 

然后,喀切玛波护法告诉我,他想为在场的人们给一段佛法开示并请求我替为翻译,我按他的意思做了。于是在下面的影片中,你会看到喀切玛波护法给予的佛法开示——开示内容虽大众化也非常易懂,但却适合在场许多新加入来见证此降神仪式的修行人。

我认为这样的做法非常善巧,因为过去的无数次,我都听过喀切玛波护法的演讲。他会引述显密教法之教诲、引述班禅索南扎巴的论著、甘珠尔及丹珠儿、帕绷喀仁波切及赤江仁波切的“桑本”(著作集),以及《菩提道次第》等。喀切玛波护法本身是一位非常具格的“学者”,他能随机引述很多著作的内容,给予非常甚深的佛法开示。虽然如此,面对我们的群众,他给予一段非常易懂的开示,好让一般的在场的人能吸收及理解。在开示结束之后,他再次握住我的手,叮咛我要长久驻世,继续转法轮。他要求我向更多人阐明菩提心、慈悲仁爱、感恩如母众生及知恩图报之必要的教诲。其实,这一切就是培养心识的教诲。

喀切玛波护法与我们同在的整个过程,他谈的,只有佛陀释迦牟尼教授过的纯净教法,以及告诉我们要修的是证得圆满证悟的心识。能够为佛教护法充当翻译是非常大的荣誉。随后喀切玛波护法便离开,我们接着送确吉拉到另一处歇息。

注:我并没有请求庞隆神谕媒前来克切拉。多杰雄登护法降神到他身上,坚持他一定要来此跟我们同住。因此既然他坚持要来,我会以一颗谦卑和快乐的心欢迎他。确吉拉的到访对我们和我而言是巨大的加持。能够有另一位年纪较大、资历较深、对我而言有亲切感的僧人的陪伴是再好不过的事。确吉拉的到访鼓舞了我的心,也让我记起很多我在甘丹寺时跟老僧人相处的回忆。因此,确吉拉的到访是一件美事。

降神仪式及加持仪式都顺利地进行。我不会在这里说太多,我会让你们好好享受这些照片,也会提供影片让你观看当天的仪式。

 

0020jZKvgy6TvJnOI20ac&690
能见到并从喀切玛波(多杰雄登护法的主要大臣)那里接受加持,出席这一次降神仪式的700人可说是非常有福报。喀切玛波是马头明王的化身,因此他本身就是已获证悟的佛教护法。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协助多杰雄登护法

 

作为克切拉的精神导师,我非常感谢所有真诚的会员、董事会成员、讲法师们、志工们、部门主管们,以及弟子们,因为他们一直都用心、不言倦地为此次的降神做筹备。他们在确吉拉此次到访行程中的降神仪式上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要在此特别感谢贡献良多、让此次行程如此成功的所有克切拉成员。没有他们的帮忙与协助,这一切都不可能办到。除此之外,我谨代表克切拉佛教中心及我自己,感谢多杰雄登护法及喀切玛波护法的到来,以及所给予的劝告和鼓励,让我们知道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也要感谢确吉拉的到访。他是无处可再挑剔、严守清净戒律的僧人。过去的30至40年来,他真诚地为众人服务,也遵守至尊嘉杰赤江仁波切的指示,尽了他降神的责任,利益众生。

 

0020jZKvgy6TvJCjnPs3a&690
摄影师拍下另一张照片:多杰雄登护法跳起除障的金刚舞舞步。当确吉拉结束降神后,我们告知护法跳起金刚舞。确吉拉听了之后非常高兴

 

确吉拉是一个模范人物。他清楚地展现出依止上师、谦卑、修持、研读佛法、知识及为众人服务的楷模。因此,确吉拉是一个让我们尊重,让我们非常关心,甚至让我们对他生起关爱之心的一个人。首先,我想感谢克切拉人,感谢他们的付出,没有他们,这一切不可能实现。第二,我想感谢我们的佛教护法多杰雄登及其主要大臣,喀切玛波。感谢这两位护法赐予我们如此多的加持和劝告,我们会遵从那些劝告,好让我们能进一步地利益其他众生。接下来我也想以一颗谦卑的心感谢确吉拉和他的助理前来这里,跟我们一起进行这么多的法会金额仪式,给了我们能利益我们道场的劝告与佛法。反过来确吉拉却不求任何回报。因此,我请大家一同分享这个喜悦。这是克切拉第一次为你呈现多杰雄登护法在马来西亚克切拉禅修林正式的降神仪式之影片。谢谢。

詹杜固仁波切

 


更多降神当天的照片请点击这里: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7edf5f0102w58m.html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